Wednesday, June 26, 2013

All That Matcha 抹茶控@雨中的東京

抹茶 scone(失控第一波,銀座木村家)

(明明吃了好多抹茶東東的,整理起來,怎麼才這些呀?)

抵達東京已經是周六下午;入境,購買各式各樣的車票,搭車至旅館,入住後,已經是晚餐時分。旅館隔著天橋就是高島屋。美食部摩肩擦踵,吆喝聲此起彼落。可惜飛機上吃得太飽,此刻完全無食欲,遂走了兩圈,感受一下熱鬧氣氛。

隔天早上不到九點就出門,為了那「傳說中」的 Earth Day Market。雨中數度走錯方向(敝人實在沒有看地圖的天份,而東京地鐵出口處的地圖又常常不是北方朝上──),好不容易走對方向卻又在兩個像迷宮一樣的大型「競技場」(應該是體育館吧)裡,四處碰「壁」;眾裡尋他千百度,仍然尋不著那個據說「雨中決行」的農夫市場。

也罷。走了一個多小時,又熱又涼(下雨嘛)又餓──這才是重點──遂回頭,搭車往六本木東京 Midtown 覓食。平田牧場小吃店一份炸豬排定食就讓 VB 吃撐,需要走一走;然而東京 Midtown 店少人少好荒涼,一下子就逛完;遂搭車往銀座散步去。

經過這家成立 144 年的老店,擠滿等候往二樓茶寮用餐的人與排隊在一樓店鋪採買的人,怎能不湊一下「歷史」的熱鬧?一枚抹茶 scone 配旅館自有品牌綠茶,明日早餐。

以下兩款甜點雖不在東京,但一則抹茶有關,二則也是在雨中享用,遂放在本文作佔篇幅之用。

鹽漬櫻花蛋糕,瑪斯卡彭乳酪,抹茶薄片,開心果醬,櫻桃果醬(濱名湖畔義大利餐廳,另文)


麻糬夾層的巧克力蛋糕,抹茶鮮奶油(濱名湖畔義大利餐廳,另文)
 
濱名湖畔午餐後,搭新幹線回到東京,轉車至新宿車站。美食街裡現作車輪餅(這裡稱作今川燒──私以為「車輪餅」有種庶民小食的平易風格,「今川燒」則好像有點「履歷表」的驕傲),抹茶餡是「季節限定」,本來只想買一個(午餐又吃得太飽),可是排隊排好久──就買了兩個,一個宵夜點心一個翌日早餐。

抹茶白豆餡今川燒(雖然吃了兩個,兩次都吃完才想到沒有照切面)

 
Gontran Cherrier 新宿店今年六月十八日甫開幕,VB 拎著今川燒經過,將近下班時分,排隊人潮在雨中繞了好幾圈,決定隔日早晨來一探究竟。

因為待會兒要去(另一家)農夫市場,加上剛剛才吞下今川燒,遂只買了一枚抹茶可頌,內用。外層焦酥薄脆,內裡軟柔細緻,抹茶綠讓抹茶控心花怒放(連留在麵包紙上的奶油都是綠色的,名符其實綠油油!),隱隱有柚香,更是驚喜!決定上飛機前的早餐就是它啦!

抹茶可頌(Gontran Cherrier)

在東京的最後一個整天,預定到東京柏悅吃早午餐從高樓看市景的計畫因雨水攔阻而改變。地鐵百貨公司一日遊──遊到涉谷 Hikarie,在下午茶熱門時段開始前,拿到最後一個內用的座位!

單點人氣第一的蛋糕(當日咖啡和茶都已過量)配冷水。一入口,就知道為什麼它是人氣第一!絕對不是因為金箔之故(金箔沒有味道啊。)

濃茶 Short Cake:丹波黑豆,抹茶鮮奶油,栗子,金箔(Giotto) 
 
登機當日的早餐(這家店七點半就開門):柚香抹茶可頌配奶茶(如果是抹茶拿鐵多好!可惜他家沒賣。)

抹茶可頌(Gontran Cherrier)
 



Labels:


繼續閱讀...

佐「食材百科圖鑑」之懷石料理

紅燒穴子糯米竹葉卷,玉子燒,蝦菇傘(VB 每回訪日都下雨,這次也不例外),枝豆,某種海藻小食(小碗)

對 VB 而言,日本「旅遊」的「重頭戲」就在於懷石料理。(VB 的看法,顯然跟邀請 VB 訪日演講之單位──也就是負擔旅費的那個單位──的看法有一點差距。)還沒去之前,VB 媽就問了一個嚴正的問題:「如果請妳吃生馬肉,妳還敢吃嗎?」

VB 也很嚴正的思考了一下下:「應該還是會吃啦──不過懷石料理食材隨季節改變,上回是三月下旬櫻花(將開)時節,這次是六月下旬梅雨(將至)時節,可能不會有馬肉吧?」

於是乎,講習會後的當晚,風雨中──雖然未到梅雨季節,卻來了個早產的輕颱──微微顫顫的走向餐館。

脫鞋(幸好襪子還沒濕),進入禢褟米廂房,主客坐定。上回為我們服務的是位著和服的中年女將,這次則是位三件式西裝筆挺的歐吉桑;兩次都是服務人比被服務之人穿得還正式。上菜之前,先問大夥兒用點什麼飲料:香檳,白酒,清酒,梅酒,燒酌,還是啤酒?嘰哩咕嚕一陣討論後,四位男士都選了白酒。此時位階最高(也是英文講得最好)的主人對 VB 說:「妳知道有家酒廠也叫做 Schlumberger,跟那個石油挖探器材公司名字拼法一模一樣?」

哈,對酒廠完全沒概念 VB 卻剛剛好知道這家阿爾薩斯 Schlumberger 酒廠,而且好像是那個石油挖探器材公司的家族企業!

「我們每次來都點 Schlumberger,今天剛好沒有了。兩位女士不喝酒,要喝點什麼?」

海外行銷負責人點了法國進口冒泡水,VB 要了(看起來好像是來自富士山的)礦泉水。

礦泉水

御椀:蓴菜清湯,蛋豆腐,某種瓜

「這個滑滑的菜是什麼菜?海藻嗎?」

又是一陣嘰哩咕嚕完全無法解釋,此時服務歐吉桑默默的消失,再出現時捧著一本和英食物百科圖鑑!翻到蓴菜那一頁:原來是來自中國「蓴鱸之思」的蓴菜!

向付:VB 只認識盤中的鮪魚,此時圖鑑又派上用場!鮪魚旁邊黑黑的長得像風箏的那個東西,是日本鳥貝(Japanese cockle)

燒物:金目鯛乳酪燒,兩吋乘以兩吋半大小的魚塊點綴得五彩繽紛,薄薄的乳酪層不掩魚鮮。

蓋物:紅燒九繪(kelp grouper)魚骨。只能說,紅燒不是日本人的強項啊。(當然跟 VB 不喜歡綠花椰菜有關。)

揚物:北海道鮮玉米,這是可以當水果直接生吃的,趁熱灑一點鹽更帶出清甜。

強肴:伊比利豬排,日式麵包屑酥酥脆脆的,番茄醬汁也很清爽,不過伊比利豬還是風乾火腿比較嚐得出其特有風味。

冷缽:抹茶冷麵,麵體彈牙,茶味十足,沾汁冷透,非常好吃!

八女茶

甘味:可愛之極的瓢蟲奶酪。這是 VB 吃過最好吃的奶酪!一整晚吃到此已經很飽的 VB 把一整湯碗的奶酪吃得碗底朝天一絲不剩,真恨不得能再來一碗!

飯局進行約兩小時,離開餐館時將近九點。風雨中走回旅館,襪子這時候濕,已經沒關係了。

Labels:


繼續閱讀...

Monday, June 03, 2013

小鴨鴨

兩歲半的小姪女念念不忘的小鴨鴨和(不是牠的)鴨油

(是說再不 PO 文我都要忘記 Blogger 怎麼用了...)


前兩天在 COSTCO 閒逛,拎回一隻新鮮全鴨。從來買雞腿還要請店家去皮斬件的 VB 盯著這一時衝動買回(無頭無爪但附內臟)的全鴨大半天,硬著頭皮,提起五吋長(剛剛讓 Sur la Table 專業磨刀機磨過)的「主廚刀」(Chef's knife),從鴨的胳肢窩一刀劃下去──

先拆了兩翅(看這沒了翅膀的鴨子還能飛到哪裡去!),再剁下雙腿(沒上過禽類解剖學,切得皮綻肉裂,慘不忍睹!),然後卸鴨胸(厚厚的鴨胸有一半還留在肋骨上!)新鮮的鴨肉透著野味,與雞迥然不同(都說是鴨子了嘛。)

最後,皮歸皮(低溫爆出一瓶鴨油,如上圖),肉歸肉(鴨胸和鴨腿分開包裝,留後整治),骨歸骨(鴨架子加薑片胡椒等熬湯)。

放涼的鴨架湯撇掉浮油再撈起薑片等香料,清澈如黃金湯,適合煮菜乾。在這個冰箱找不到 VB 在聖荷西的烈日下曬的高麗菜乾,還好在那個冰箱找到 VB 媽在瑪家鄉的艷陽下曬的花椰菜乾(是的,VB 有兩個冰箱),都是菜乾,將就將就。

Duck Consommé, Sun-dried Cauliflower, Fresh Cauliflower and Arugula

鴨架子上還掛著厚厚的胸肉,搭配什麼好呢?羅勒數十葉切碎,拌入葡萄籽油與白柚汁,以海鹽胡椒調味,加入帕瑪森乾酪(好像在作羅勒青醬)後,在盤中央堆成一小山丘;鴨肉切條狀置於其上;飾以白柚瓣與白柚皮。


Basil Parmesan Salad, Shredded Duck and Pomelo  
跟鴨架子一起煮熟的鴨翅斬成三節(共六段),搭配溫熱茴香沙拉(茴香莖切薄片,以葡萄籽油燜煮至軟中帶脆,以海鹽胡椒調味,若喜歡帕瑪森乾酪可加之,不加亦無妨;葡萄番茄對切,除了裝飾外,番茄的酸可調和鴨與酪的野與膩。)

Duck Wing Fingers, Braised Fennel, Grape Tomato
鴨胸與鴨腿等日本回來後再處理,至於鴨肝鴨心鴨胗,煮熟當天就一口氣解決,完全忘記隔天抽血要驗膽固醇!

Labels:


繼續閱讀...

Tuesday, August 14, 2012

全聚德


研討會一結束,主辦的負責人立即宣布集合時間,以便一同搭地鐵赴「鴨子」宴。

話說作為研討會第一個講員的 VB 為了這鴨子宴而放棄午膳(其實是因為甫抵北京腸胃仍在時差),自己講完就已飢腸轆轆,接下來還有四個專題;好不容易等到所有人都講完,卻又為了避開下班交通巔峰而約六點半才集合,回房間換上便衣球鞋不到五點半;而旅館房間裡網路偏又奇慢無比,這漫長的一個小時該怎麼熬唷!

沒想到真正「難熬」的是從集合後開始。

首先是從旅館走到地鐵站。七月下旬的北京,即使是黃昏,氣溫仍然高達攝式 37,38 度,濕度高(幾週來連日大雨,六十年來最甚)又沒有風,對從乾燥缺水的北加州來的 VB 而言,短短的路程也是考驗。

再來是密閉的地鐵站,地鐵站裡磨肩擦踵的行人與爭先恐後想擠上已經擠滿人的地鐵的人。我們只搭一站就下車,卻等了三班車才搭上地鐵。

由於我們的「地陪」是來去上海的台胞,對北京也不太熟,一連串的找路回頭問路回頭找路,穿過小巷大樓,抵達全聚德時還來不及喘一口氣,就被告知:要等一個半小時才有位子!一夥人又熱又渴,快速商議後,「東道主」(就是吃過飯要付錢的那個人)自願留下與前台的服務員「交涉協調」,我們先往對面(掛著好像星巴克招牌卻是當地品牌的)咖啡店喝杯飲料!

大夥兒都點清涼冷飲的大熱天,「肉腳」VB 卻點了一杯熱紅茶;飲料大約是現點現作,我們點完找了一張面對全聚德的玻璃牆邊的桌子坐下,猜測到底什麼時候才吃得到鴨子。誰知道在飲料送來的同時,「地陪」就收到「東道主」的電話:有位子啦!除了 VB 以外的三個人跳起來,將手中的冷飲一飲而盡,而 VB 請服務員把原來裝在內用馬克杯熱紅茶倒入外帶紙杯,小心翼翼捧進全聚德,成為當晚的飲品。

倒底「東道主」用了什麼方法弄到位子?(賄賂服務員嗎?)

雖然賄賂在中國是你知我知(VB 不知)的公開秘密,然而全聚德作為國際知名餐飲企業,這招在此時此地不管用。「東道主」遂要求與經理談,一談之下得知有包廂,六人起跳,最低消費額人均兩百元人民幣加一成服務費,水酒不算。比起讓「客戶們」餓肚子等一個半小時,這樣的包厢消費額聽起來頗為「合理」。

服務員很快收去桌上擺設送上菜單。剛剛排隊時就先點了烤鴨一隻半,所以配料也一人一份的排好。配料是算人頭收錢(據說餐具也算人頭另外收錢),一雙兩格的矩形碟裡盛著蔥絲、蒜泥、白糖、甜麵醬、黃瓜條。



四冷菜:鹽水鴨肝,滷鴨胗,芥末鴨掌,紅酒水梨。

據說前三項都是全聚德名菜(當然是據服務員說的啦):雖說鴨肝質地細緻腥味毫無,連吃三塊還是會膩;鴨胗片得約八分之一吋的厚薄,爽脆,搭啤酒應該很不錯;去骨的鴨掌沾著芥末醬,不喝酒的 VB 專攻這一味,鴨子還沒來就已經八分飽了;紅酒水梨在西方是甜點,在中國是前菜?



四熱菜:白灼蝦,野菇湯,火燎鴨心,百合百果蘆筍。

北京烤鴨店裡點河鮮海鮮?應該是點來衝「低消」的吧。小蝦子還得剝殼吃起來太麻煩,淺嘗兩隻應付應付;野菇湯莫名其妙浮著油花,除此外沒啥味道,撈幾片菇菇放進嘴裡充數;鴨心也是「推薦菜」,也許是切法的關係,口感與一般動物心臟料裡不同;百合百果蘆筍就是百合百果蘆筍三個炒在一起。



烤鴨店的清蒸時魚,衝「低消」的菜,VB 等著吃鴨子哪。



主角上場!還沒切的烤鴨,鴨頸皮,切好的烤鴨(半隻一盤),VB 的烤鴨示範捲.


鴨子送到包廂門口的同時,服務員送上一小盤晶瑩剔透的鴨頸皮,讓我們沾白糖吃。

服務員說北京烤鴨有三種切法,不過在座的都是外地人(兩張台胞證一位香港居民一本美國護照還有兩個日本人),又忙著講話吃飯,所以普通話有聽沒有很懂,就請掌刀的師傅以「傳統切法」來處理這隻鴨。[回美國後「孤狗」,原來全聚德烤鴨的三種切法:一為鴨皮和鴨肉切分開(可能是我們在美國所熟悉的「片皮鴨」),二為連皮帶肉切成銀杏葉狀,三為連皮帶肉切成柳葉條狀。看照片應該是銀杏葉狀的切法吧。]

片好的鴨也有幾種包法:兩種盛在小蒸籠中的荷葉餅(一為玉米麵一為細白麵),萵苣葉,和另外點的小燒餅。當然也可以單吃。

其實我們六個人點了一隻半的鴨,師傅在門外片全鴨,半隻的則由廚房送來,跟我們要求的全鴨切法一樣。童叟無欺的端上一支半連著鴨頭的鴨脖子;而鴨架呢?既然沒有當地人可以打包回家煮稀飯,就作成湯吧。不過服務員看我們點了一桌的菜又已經喝了野菇湯,估計我們一定喝不下,所以一直到買單離開時鴨架湯都沒和我們打過照面。倒是給了我們一張寫著鴨子編號的證書:第 148,119,514 號鴨。證書由熱愛繁文縟節的日本人記念收藏。




小點心:燒餅,碗豆黃,糯米糍。

不管什麼鴨架湯啦,以小點心作為晚膳的收場:燒餅包鴨肉吃,一來別於荷葉餅,二來填肚子(?);鴨子酥的形狀可愛令人不忍入口,然而 VB 已經忘記裡面包什麼啦;碗豆黃為京城名點之一,味道普通;本來要點驢打滾,不過服務員一開始就告知沒啦,退而求其次點糯米糍。

Labels:


繼續閱讀...

Saturday, June 16, 2012

GaBee



週末的午后,VB 與姑姑隨興走入15區,被鼎沸人聲如菜市場般的熱鬧氣氛嚇了一跳。即使大雨滂沱,若沒有訂位,台北甜點店一位難求。15區服務人員好心告知,轉角街口有家咖啡店店面比較大,或許還有位子。

我們撐著隨時要隨風而翻的雨傘,陌生的巷弄裡,一邊躲著地上的積水一邊躲著差身而過的車子一邊躲著被車子駛過濺起來的水柱,巍巍顫顫的來到 GaBee 的櫃台。

「有訂位嗎?」

無。

「有一桌客人已經結帳了,馬上要走,你們等一下。」

VB 突然有種「久旱逢甘霖」的欣喜(在台灣兩個禮拜,明明每天都下大雨啊!)

等待之時隨意觀看,才發現這家也是專業名店之一,不簡單唷。



姑姑秉持咖啡就是要經典傳統,遂點了榛果拿鐵;而一向喝黑咖啡的 VB 看到荔枝酒拿鐵,不管它有奶有酒又有糖,一心一意點下去。因為好不容易得來的位子,只消費兩杯拿鐵好像有點對不起店家;然而剛剛吃得太飽,且姑姑不喜甜點,看了半天,只加點了德式烤布丁。



喝了一口拿鐵吃了一口布丁,VB 就知道重蹈在巴黎 Angelina 的錯誤:加味的拿鐵本該單喝就好,實在不應配甜點,兩邊都不討好啊。


Labels:


繼續閱讀...

Friday, May 04, 2012

老乾杯



除了四訪采悅軒,VB 這趟十天新竹行也三訪了老乾杯,原因很簡單:老乾杯就在喜來登二樓!

這天授課完畢,「地主」(Dr. D 所屬公司的台灣區負責人)要給 Dr. D 接風「順便」宴請 VB,可惜他不能來,便情商另一部門兩位同事代打;而其中一位又因公差出外趕不回來。橫豎要吃燒烤,三個人決定「化繁為簡」,一部計程車搭至喜來登。 

沒有訂位,所幸週間還有位子(竹北老乾杯應該全是包厢吧?)坐定,擦手,喝茶,點食。

既然是以烤肉聞名,當然來一份「本日限定六種和牛組合六人份」(2880);「Dr. D 牛舌你敢吃嗎?」(VB 依稀記得 Dr. D 提過,他媽媽的「拿手好菜」是「燉羊腦」,舌頭這類應該算是稀鬆平常不過的菜餚吧?)敢吃就來一份「 鹽蔥香牛舌」(280);「乾杯自家製泡菜」上回吃過,跟烤肉非常搭,Dr. D 不嗜辣,不過他的台灣同事拍手叫好,遂來一份(100);VB 點菜到此完畢。Dr. D 點了「柚香美乃滋佐煙燻鮭魚」(280)和「芝麻風味健康沙拉」(Dr. D 看到「健康」二字,說怎能不點呢?280);他的台灣同事則點了「霜降豬肉」(220)和「釜飯」(小 120)。
















看似份量不多(三個人吃六人份的烤肉,還說不多?),吃下來卻真是蛋白質過量,幸好有生菜和沙拉解膩。餐後沒有咖啡甜點法國人是不依的,遂移駕至喜來登的大廳小坐,以巧克力甜點收胃。 

這天本來約好晚上要去吃烤鴨,可是 Dr. D 忙著跟美國連線修理機台,看來可能八點半都沒法吃飯,而 VB 翌日要早起,乾脆到老乾杯吃個簡餐。 

沒有訂位又單人用餐──坐吧台可以嗎?吧台在餐廳大門外,旅館樓梯間!


冷風颼颼,VB 喝熱茶等釜飯(釜飯現點現作,需要十五分鐘!)。

一杯茶還沒喝完,侍者出來問:現有一包廂空出,但只有一個小時用餐時間,可以嗎?

只要出菜快(又不燒烤只點一道釜飯),VB 沒問題!

一鍋鰻魚釜飯,一碟漬菜,一碟青蔥末海苔絲芥末泥,加上一壺柴魚高湯,擺滿一桌子很澎湃,不過鰻魚只有兩吋半見方,一公分厚,依 VB 的速度大概兩口就消滅了,為了不辜負這多出來的一小時用餐時間,VB 仔細的將鰻魚牛蒡白飯以及各式配菜分成數等份,有的單吃品原味,有的搭這配那像扮家家酒,最後倒入高湯攪一攪變泡飯,稀哩呼嚕全下肚去也。


本週最後一堂課開在下午四點到六點半,結束後要去吃活蝦,VB 決定離開新竹前再吃一次烤肉。

單人午餐選了和牛燒肉套餐,前菜漬物茶碗蒸牛肉白飯味噌湯全體送上,VB 坐包厢,一個人燒肉喝茶好不愜意。(中間按了一次服務鈴:請將包厢門關上,我可不想聽盡各大公司的秘辛。)


最後,玻璃杯裡的烤布蕾,其貌不揚但味道出乎意料的好,配咖啡尤佳。

Labels:


繼續閱讀...

Monday, April 16, 2012

采悅軒


這趟亞洲行沒去香港,卻「飲」了六次「茶」,位於竹北喜來登的「采悅軒」就含括了兩次午茶兩次晚餐;原因很簡單:VB 在喜來登一口氣住了十天!

雖然中午才在吉品飲茶,中餐館兩個人的晚餐也實在不容易點菜。不過台灣最大的好處是,提供飲茶的粵菜館,點心從早到晚都吃得到。菜單上特點大點中點小點二三十樣,真想每樣來一份!

第一晚,我們點了:燒味雙拼盤(松阪烤叉燒與脆皮燒肉磚),韭黃鮮蝦腸,采悅小籠包,香芋蓮藕糕,魚子醬燒賣,古法流沙包;配東方美人茶。當晚的招待小菜是泡菜。

豬頸肉(松阪)油脂分布均勻,比一般叉燒好吃很多;第一次嘗燒肉磚在香港時吃到,一試成主顧,只要菜單上有就點來吃吃看,采悅軒做得也很不錯。


韭黃鮮蝦腸比吉品的細膩,最重要的是蝦子鮮而無怪味(吉品的蝦脆得太不自然了!)。

小籠包比鼎泰豐貴一點(220NTD vs. 190NTD),也不錯。當晚第一名則是香芋蓮藕糕!又鬆又香的芋頭加上脆脆的蓮藕,是別處沒吃過的唷。


魚子醬燒賣味道則普通了一些,賣相也不甚佳。


吃到這裡,服務員送來極品叉燒酥,說是經理招待,令人驚喜。不過味道偏甜(幾乎是甜點了),吉品的叉燒酥甜鹹有度,略勝一籌。


正牌甜點上場:流沙包!沙也流了漿也爆了,但奶油香不足也吃不出蛋黃的甘;吉品的流沙包雖然比上回退步(一直跟吉品比,不過誰教 VB 中午才剛剛吃過,記憶猶新呢?),還是大大勝過采悅軒的古法流沙包啊。



隔天早上為了一條珍貴的電線匆匆忙忙進竹科(後來敝老闆不經意到說這種越洋「專人遞送」的包裹一件索費五千美元,VB 問老闆:我可以報帳兩千五嗎?老闆假裝沒聽到,轉移話題。),而本來約好要來支援測試程式的同事整天沒有空檔,VB 偷得一個中午,急電 J 同學共進午餐。考慮交通的時間與「方式」(剛舉家返台的 J 同學謙虛的表示,她離「路邊停車」的階段還很遙遠),乾脆約在有停車場的喜來登。(結果同學是搭計程車來的。)

我們點了:乳豬雙拼盤(乳豬與明爐烤燒鴨),采悅小籠包,韭黃鮮蝦腸,香芋蓮藕糕,葡汁荔茸角,蓮蓉芝麻球;配金萱茶。當午的招待小菜是涼拌裙邊。

點菜時同學意屬叉燒酥,VB 跟 J 同學說極品叉燒酥好吃但不用點,經理會招待(咦,VB 你算哪根蔥啊);結果到用餐完畢經理都沒招待(VB 的確不是一根蔥,)害同學沒吃到叉燒酥。




烤乳豬只有皮沒有肉,而皮又炸得太硬(又碰上 VB 這個吃軟不吃硬的怪咖),不如點昨天的燒肉磚,必較有「汁」(juicy)還便宜一點哩!鴨子不錯,但是烤鴨就烤鴨,燒鴨就燒鴨,何必為了湊五個字,叫它「明爐烤燒鴨」?


VB 對芋頭製品一直有莫名的偏好,也蠻喜歡咖哩,但是調了咖哩的芋頭角,真的不是我的菜。




剩一大堆菜沒吃完,旅館房間沒有微波爐可再加熱,打包只得麻煩同學帶回家。

連續下了幾天雨,好不容易週末放晴而 VB 卻生病了。只好在旅館裡解決民生問題。

一人用餐,點太多吃不完,點太少過意不去,只好往貴裡點:魚翅灌湯包,晶瑩明蝦餃,鮮蝦腐皮捲,生磨合桃露;配金萱茶。泡菜為當午之招待小菜,可惜 VB 當天喉嚨痛,吃一口就咳嗽;茶剛上來還太燙,服務人員觀察入微,立即自動送上溫開水,揪感心!




一顆碩大的餃子(或包子?我同意看起來比較像湯包)泡在濃郁的清雞湯(聽起來很矛盾,但喝起來就是這種感覺)裡,魚翅覆於其上。打開包子的「餛飩皮」,豐富的餡料包括雞腿茸,干貝,蝦仁,蟹腿,等等,難怪味鮮。美國人生病總喜歡吃雞麵湯,chicken noodle soup;VB 雖然沒此種堅持,但若有這款「極品雞麵湯」當然也不會拒絕。


喝完湯,服務員竟送上經理招待的叉燒酥(結果這次經理又招待,大概是招待隔壁那一桌,不好意思也招待 VB 一枚),結果腐皮捲只能吃一塊,打包五塊。


總是得來份甜點收收胃吧。



這回在台灣 VB 和 Dr. D 聯手共開四堂課(週二開始 VB 講第一堂 Dr. D 講其他三堂!加上 hands-on 機台實際操作),VB 偷懶沒帶手提電腦,必須將講義資料從隨身碟轉到 Dr. D 的筆電上(請不要問我為什麼不能直接使用隨身碟,我也一直很納悶為什麼有這種規定。)

週一晚,Dr. D 抵台。當晚四個人,只點了:采悅小籠包,香芋蓮藕糕,鮮蝦腐皮捲,卡菲煎干貝,廣式煎炒麵;配東方美人茶。

卡菲煎干貝,一看就知道是 Dr. D 點的;若只看中文,實在不懂用來煎干貝的「卡菲」是什麼東東。還好 Dr. D 不懂中文,看到英文菜名(pan fried scallops with cafe de Paris sauce)上認識的字就用力點下去,完全不管他剛從巴黎來?

六百大洋的煎干貝至少有八枚,一人兩枚;話說去年在欣葉本店也是四人用餐(也是有位歪果人朋友),六百八十大洋的腰果蝦只有七隻蝦?難道存心讓主客都尷尬嗎?


招待小菜糖醋蓮藕在干貝之後上來。


像是兩面黃的炒麵端上來讓我們看一下,侍者就快手快腳分成小碗,方便食用。蝦子個頭不小(或是碗太小?大蒜瓣當比例尺好了,無論如何,還是比欣葉的大──怎麼今天一直挑欣葉毛病啊?雖然蝦大隻不一定好吃)。


最後經理招待甜點玫瑰椰汁糕。(這回沒招待叉燒酥了。)










Labels:


繼續閱讀...